故事:青梅竹马长大的妹妹,一直都在陷害自己,而我一直蒙在鼓里

  37bbbd9d98bfded2420b8caec32cf317.jpeg

  洛琉本以为洛天成是想到了她才来的,却没想到他气势汹汹而来竟然是如此污蔑她,当下也是怒火中烧,直接将破旧的木凳子砸在地上,摔的四分五裂。

  “你既然怀疑我,又何必来问,我要是想害你们定要让你们死无全尸!”

  一听这话,洛天成哪里还能忍受的了,他早就想教训一下这个目无尊长的女儿,于是下令让人将洛琉拿下。

  他相信此事应该与洛琉无关,他叫人传她过去也只是不想落人口实,没想到洛琉竟然敢当众忤逆他!他一定要趁着这次机会,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女儿!

  1474375c50aadcb7520aa7fa9d288148.jpeg

  “你没有证据凭什么抓我?”洛琉一看周围扑上来的家丁,顿时柳眉倒竖,直接动手撂倒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甚至把一个家丁侧踢出去,恰好落在洛天成脚下。

  “等你找到确凿的证据,不用宰相大人麻烦,我会当即自刎谢罪!”

  洛琉说完,又是将一人踢到洛天成的面前,直逼得他退出了房门。紧接着,一阵掌风袭来,房门竟然又直直的关上了。

  是夜,洛璃从府中丫鬟的谈论中得知了下午洛天成和洛琉的事情,心下略微惊讶于洛琉这个庶姐的暴脾气,但更多的却是欣赏与好奇。

  性格如此豪爽火辣的女子,真的会用下毒如此下作的手段对付敌人吗?

  她有些按捺不住内心对洛琉的好奇,于是打算去见一见这位长姐。

  如玉想要拦着,但奈何洛璃执意要去,她没有办法,只能走在前面带路。

  只是当两人走到那间院落外时,便能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。

  7d2bbabe879a795deb9b7988a0970ecb.jpeg

  洛璃下意识的拉着如玉迅速躲闪进一旁的矮树丛中,将身形隐藏起来。

  她只稍探出头来,发现在不远处闪过一抹黑影,洛璃定睛一看,发现对方闪身进入的正是洛琉的庭院。正在她思忖着有谁会在夜间鬼鬼祟祟的来洛琉的院子时,只见那抹黑影又鬼鬼祟祟的退了出来。

  洛璃赶忙贴紧墙角,屏气敛息,等脚步声走远后,她才拉着一直不敢吭声的如玉走出灌木丛。

  “小姐,刚刚那人是谁呀?”

  如玉刚一开口,就被洛璃用手指按住了嘴巴。

  洛璃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开口,而后她蹑手蹑脚的绕着洛琉的院子走了一圈,在墙角下搬了两块石头,站在上面越过矮小的墙向着院子里张望了一下,而后她拉起如玉的手就往回走。

  如玉满脸不解,但是也不敢随意问,等回到房间,她才将心底的疑惑问出口。

  “小姐,您不是要去找长小姐吗?怎么连院子都没进,又回来了?”

  “天机不可泄露也!”

  d3d3812caa35494d70c58f4f284e9ce6.jpeg

  洛璃笑的一脸神秘,她走的这一遭很值得,至少让她确定了给自己碗中下药的幕后真凶的确不是洛琉,而至于洛梦为何要撒谎,她想她很快就会知道答案了。

  果然,翌日大堂内就早早传出了喧闹声。

  洛璃听到动静,立即起床梳洗,等她急匆匆的赶到大厅时,就见到一个寻常打扮的女子被几个侍卫按在地上,脸上仍然带着倔强和愤恨的表情,不用问她身份,洛璃也能猜个大概。

  果然,洛天成一甩袖袍,下令道:“长女洛琉顽固不化,意欲加害幼妹,实在可恶,把她给我押到祠堂,听候发落。”

  “我没有害人!院子里的砒霜并非是我的东西,你若想以此来陷害我,手段未免太低劣了!”洛琉挣扎着发出嘶吼,可是她纵然身有武功,但双拳难敌四手,她无法挣脱。

  听到这几句话,洛璃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没想到那人竟如此按捺不住性子。

  4110707ef13e100de48812dce4dc57a5.jpeg

  她上前拦住要押走洛琉的侍卫,而后转身对洛天成说道:“爹爹且慢,女儿还有几句话想要说。”

  洛天成自然不会逆了心爱小女儿的心思,于是点了点头默许了。

  洛璃让侍卫放手,而后环视了一周大厅,发现站在角落里面目表情有几分心虚的洛梦,她心中已然有了计较。

  “我想在说明之前问清楚,长姐院中的砒霜发现在何处?又是谁发现的?”

  听到她的发问,洛天成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洛梦,洛梦见躲不过,只能站出来,声线有些颤抖的说道:“是、是我,怎么了?有何不妥吗?”

  “没什么不妥,只是昨日爹爹就曾带人搜查过长姐的院落,并无任何发现,怎的你一举报之后,就能查出砒霜来呢?会不会太巧了?”

  “……”洛梦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  洛璃转而看向父亲,继续说道:“其实昨夜我曾去过长姐的院子外面,恰好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钻进院子里,当时长姐院中已熄了灯火,显然是睡下了,足以可见长姐清白。”

  cef6e000df791ca76625c66340881c1c.jpeg

  洛琉见事情已经说明白,她冷哼一声,便运起轻功掠上墙头,她回头恰好对上洛璃的眼睛,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复杂的感觉。

  今日她本就做好了被关进祠堂的准备,可是洛璃却突然跑来替她求情,她到底是为了什么?洛琉心中一时摸不清她的想法。

  洛天成虽然对这个不懂规矩的大女儿不甚喜爱,但有洛璃为她作证,他也不由得轻松许多,也就放任她去了。

  洛璃回眸淡淡扫了一眼旁边的洛梦,笑的一脸高深。

  她没有立即揭穿昨晚之事,她只是在等一个机会,可以将凶手一网打尽。

,跑到窗边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。

  cd5811f113c82d0f3bf993ce66182437.jpeg

洛霜对她下毒,洛梦嫁祸洛琉的罪证。到底是谁送的?他到底有什么目的?是想要嫁祸洛霜和洛梦吗?还是真的是她们俩所做的这一切?的人,而她选择相信他。

  翌日一早,洛璃就准备好了茶点,在洛府最偏僻却是景色最好的地方摆下,更是直接把下了早朝的洛天成拉到亭中,洛天成多年来仅有两妻却都已故,而一对女儿也对他冷漠如冰,此时见洛璃的亲昵自然是欢喜。

上说今日是洛霜和名药居小厮的交款时间,洛霜被锁在祠堂出不来,这小厮要不到钱自然会进院来找,到时她只需瓮中捉鳖就行。

  59dd7537a31202b64a7c7ea9f637f8dc.jpeg

  “是谁?”洛天成原本正在打趣洛璃,却发现一个人鬼头鬼脑的探头进来,他顿时怒喝到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……是来找人的……”小厮没想到约好的地方不见人,想进来碰碰运气,却没想到被人抓了个现行。

  “我堂堂宰相府可没有给人开后门拜访的习惯,还不从实招来!”洛天成周身气场全开,身居高位的威严更是让本就心虚的小厮更是胆战心惊。

  “洛大……大人饶命,小人是名药居的小厮,此番冒犯宰相府确实是因为要寻人。”那小厮一看这宰相爷分明是生气了的意思,心下一颤搬出药房的名头,证明自己的来意。

  只是没想到,这几日府里正因为一剂砒霜闹的不可开交,他这却是撞在枪口上了,“你要寻何人?售的又是何药?”

  ed5bc7f993af70dfe31bad7b841e44f8.jpeg

腿都在打颤,可是一想到那位的手段,得罪了那位只怕连他的家人都保不住,他又不敢透露半分,只能编瞎话,说是府中的丫鬟买的秘药。

  洛天成皱眉,挥手让那小厮退下,心里却有一丝疑惑,他洛府每月支出丫鬟小厮的工银不少,可又有哪个丫鬟能买得起名药居的药?

  只是洛天成毕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,又怎么会去在意这等小事?下令让府中整顿风气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  这倒是让洛璃感觉有些意外,看来这名药居的小厮也是被人威胁了,竟然能在洛天成那样强大的气场下说谎,只是她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动手脚,看来只能另寻契机了。

  洛璃表情如常的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头,却看到等着自己的不是如玉,而是一个不熟悉的下人,不由有些戒备。

  “如玉呢,你怎么在这里……”

  洛璃皱着眉头微微打量这个丫鬟,而被盯着有些发毛的丫鬟抖了抖肩膀,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个画面,如实的回答道。

  “如玉……姐姐……如玉姐姐死了……”

  5b2418a22f3fa1a7f64f62d9874e4fd1.jpeg

  “什么?如玉死了?”洛璃听到这样的噩耗,当场愣在原地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,昨夜里如玉就没有回来,她还以为是她有事,却没想到她竟是死了……

  洛璃走到外院的池塘边,就见一具被白布覆盖住的尸体,她颤抖着掀开那张白布,却是猛地后退,因为那真的是如玉,喉间被划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被长时间泡在水里,此时早已外翻膨胀,好像是一团将要腐烂的肉。

  洛璃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看到这样的一幕,前世的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教授,会心理学能揣测人心,却从来没想过会参与到这样的阴谋漩涡中。

  经历在现代完全不可能经历的事,她一直以为她可以轻松应付一切,可是在看到这具可怕的尸体时,她的心里第一次产生了一丝不确定。

  她真的难以想象一个鲜活的生命会这样在她眼前流逝,而且这个人还是与她朝夕相处,更是第一个为她哭泣,第一个没有任何理由就维护的她的人,虽然在如玉心里她把她当成主子,可在洛璃一个现代人眼中又有什么主仆之分,只是将她当做自己的姐妹一般。

  她浑身颤抖着,却是缓缓的向前爬,丝毫不顾地上的尘土,她颤抖着替如玉盖上眼睑。

  如玉,我会替你报仇的,不会让你死不瞑目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